首页 >> 最新文章

新闻智能化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法兰蝶阀

时间:2019/10/09 16:00:02 编辑:

在科技进步推动之下,新闻从业者所拥有的生产工具可谓前所未有的强大而又唾手可得:就在20世纪初,一篇新闻稿件的问世,从记者接获新闻线索到采访、整理、写作、编辑、校对、排版、印刷、配送,全程往往需要经历十几个环节,最快也需要在隔日才能抵达读者。那个时代,人们习惯用“飘着油墨香味”形容最新消息。今天,人们早已无需通过嗅觉去感知新闻的新鲜度。

无论是西方新闻专业主义中”客观、中立“的合法性危机,还是中国二元体制下的“戴着镣铐跳舞”,记者这个职业是从面临着自我认同困境与职业危机。如今,新技术的发展与互联网的勃兴为这个本身就难以自洽的领域增添了更多不确定性:在写作这一似乎最不可能被机器人涉足的领域,变化正在发生。

过去十多年,传统新闻业无疑是最早接受互联网暴风骤雨般改造的行业之一,并无可避免地遭遇了历史性的转轨:门户网站夺走了用户、技术公司分流了广告、就连记者编辑也纷纷转行,以报刊、电视、广播为代表的传统新闻业遭遇令人瞠目结舌的一幕。革命性技术的出现,在新闻业中最初展现的是毁灭的一面,而建设的一面却又让习惯了线性编排、标准答案、统一声音的人们,不得不学会在各式舆论噪音中建立辨识能力,有人继续转发“不转不是中国人的”流言贴,有人在网络里发现另一个中国;过去,数十家全国性新闻媒体生产了绝大多数新闻,今天,随着自媒体千军万马加入,内容生产的源头变得千沟万壑,内容多样化和碎片化的同时,新闻本身的意义和面貌也在变得模糊,新闻客户端的提法已经让位于信息分发平台,新闻成为了一个过时的名词。

苹果财报发布数分钟后,美联社的机器人报道便已完成,他们还号称每个季度可撰写3000篇财经报道。《纽约时报》走得更快,其机器人编辑Blossom blot每天推送300篇文章,在财报季、运动比赛报道中写稿已成惯例。机器人生产新闻的速度让人类记者望尘莫及。机器人写新闻这件事情,现在走到了哪一步?以及,如果机器人可以写新闻了,记者的饭碗会不会被抢?

这正是当下新闻业所面临的困境:拥抱人工智能可能被其吞噬,而抗拒新技术无异于自杀。从悲观的角度看,人工智能正在摧毁传统新闻业残存的基础;从乐观的角度看,人工智能正在把新闻业变成一个全新的内容产业的一部分。如果机器人可以写新闻了,记者的饭碗会不会被抢?当然我也不知道。

但目前来看,机器人新闻写作的领域大多集中于天气报道、体育赛事、公司财报、信息汇编等资讯与短消息。对于常规的和重复的任务,从原始数据到标准化写作的过程,记者无法与机器人内容的速度和维度相媲美。但从另一角度来看,采用机器人来写稿是为了将记者从单调、重复的工作当中解放出来,更加聚焦于复杂、深入的选题操作。这对于写作从业者来说是好事。

然而,面对来势汹汹的机器人新闻,记者们往往指出,机器生产内容的质量低下或一般,他们强调人类有能力做出精妙细致的陈述。然而“讲故事”往往不是记者作为一种职业最为人称道的技能;客观性、准确性和时效性才是记者们常被赞扬的特征,可是这些特征恰恰是算法的强项。从这个意义上看,也可以理解当前中国传媒业中非虚构写作的喧嚣尘上。

对于新闻业来说,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机器人带来的各个领域的伦理问题,新闻业本身的困境与危机,可能一直永远无法回避。但对该领域而言,相信基本的人文价值,相信对社会的理解,可能是在科技大浪潮中维持人本身的主体性的方法之一。

莎普爱思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药业

莎普爱思

相关资讯